分类 文学 下的文章

切肤之爱

你珍爱的那双白网鞋
在星期天的下午晾干了
我想为它
扑上雪白的鞋粉

那时的你还是只蛹,还没成为女人
你躲着雨露和落叶
看上去很安静,但你不能告诉我
安静的感觉

这么多年来,远山交叠着近水
你有宽广的过去,我有微弱的火光
你轻轻拍发我的肩膀
仿佛正午的蝴蝶穿过稠密的人烟

你我都没有守住初衷

你突然间发现你只是在扮演一个角色,有时甚至只是表现角色所需的态度。

你做老师,便在表演循循善诱;你做会计,便在演绎细心、耐心。

你开会了,你对着领导演沉默;你熬成领导了,又要对着下属演沉着。

你的面前堆着报表或者会议纪要。

你敲打键盘或忙于应酬。

你穿梭在一个个城市间,客舍如家家似寄。

这些都是你角色的必需。

- 阅读剩余部分 -